Friday, February 01, 2008

Porn gets real

Here's an interesting article from Wired on the future of pornography.

"Real Sex Tantalizes as Processed Porn Gets Boring"

We couldn't agree more.

2 comments:

Kathleen, Frisky Freelancer said...

Thanks Mike!

君晓网络 said...

  心中一阵不安升降机,因为我忽然又想起了那道剑光升降平台,可怕的剑光升降台,美丽的剑光登车桥。为什么那一剑是那么的美丽货架,却又那么的可怕呢集装袋?在我倒下之前我说地磅,好美的剑塑料托盘,好恨的剑塑料托盘。我倒下了仓储笼。在我失去知觉之前仓储笼,我听到他说北京货架,这叫艺术超市货架,剑的艺术北京货架

  我并没有死广州货架,原来我的心是在右边仓储货架,而是不是左边货架厂。所以在那穿胸一剑之下我并没有死南京货架

  是一阵暴雨把我冲醒了货架公司。听说雨是上天的眼泪深圳货架,也许这天又有人死在那美丽的剑光之下吧服装货架!我张开嘴巴托盘,任雨水打进我的嘴托盘,直冲我的胃塑料托盘。我的伤口又开始流血塑料托盘,但已经不痛了木托盘。试问:仓储笼一个心已经死了的人仓储笼,肉体上的疼痛又算得了什么呢仓储笼?我知道我的刀再练一百年也无法那么美丽仓储笼,那么恨托盘,而且永远别想杀了他托盘

  我退出江湖了手推车,我没有通知江湖上的朋友们静音手推车,并来一个什么金盆洗手静音手推车,因为我的朋友们差不多都被他杀了置物架。我悄悄的走了置物架,隐进了山林之中堆垛架。俨然一个世外高人的样子堆垛架,每天一壶绿茶登高车,放在身边的几上登高车,然后或盯着一朵白云超市手推车,或盯着一片树叶物流手推车,或双目紧闭物流台车。我的刀在玉盆中泡了七七四十九天角钢货架,已经没有血腥味了角钢货架。然后我把它放在我的屋顶轻型货架,任它风吹雨打轻型货架

  十年就这年过去了中型货架。为何今天天忽然想起那柄剑中型货架,那道剑光重型货架?而且内心为什么如此不安重型货架?不应该是这样的仓库货架,对于一个喝了十年绿茶的人来说服装货架,面对死上海货架,也已不再惧怕精品货架,不再不安苏州货架,但今天又为何如此呢托盘货架

  莫非是他青岛货架,和他的剑库房货架,加上他的剑光沈阳货架。我已不问江湖之事天津货架,想他十年前也应该坐上武林盟主的位子了杭州货架,一个武林中人做了武林盟主山东货架,这一生还有什么要求的呢文件柜

  我不停的喝着绿茶工具柜。绿茶静心工具柜。但此时怎么也静不下来零件柜。茶已尽工作台。平时茶尽之时工作台,正也是日落之时工作桌

  一定快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工作桌

  剑还是那美丽的剑Google左侧排名,如果再加上一道剑光吹塑机,就会形成剑的艺术色带,武学的艺术电源插座

  我问反光背心:为何还来找我滚针轴承,我已在十年之前就退出江湖了夜光粉

  他说文化石:因为你没死缎带,因为我没有对手风火轮

  我说激光打标机:十年前已不是你的对手平衡机,何况现在十年未动刀大功率led

  他说磁力泵:放眼天下梯子,只有你一个人是我的对手网眼袋,也只你一个人对我的威胁无尘布

  我不再说话手摇手电筒,因为我不知道说什么手板,我知道我十年前就开始找我毛巾布,发现我没有死就开始找我磁钢。我不死促销台,他心不安模具钢材

  他说时尚配饰:拿出你的刀筛网

  我说齿轮泵:我已无刀天使花房,命托辊,亦可有可无色丁

  他盯着我广告衫,握剑的手越来越紧钢坯,我知道那道美丽的剑光可能随时发出过滤网。在那美丽过后疏水阀,我的生命将画上句号胸章

  阳光照在了刀上发热管,反射到他的脸上手机耳机。他发现了那把刀螺杆,我的刀插销,宝刀蝴蝶,没有鞘的刀工具包

  刀已在我手中点钞机,刀还是那把刀配电箱,人却已不是那个人流苏,因为心不是那颗心沙滩巾

  他为了杀我竟找了我十年氯化镁,而为了和我比武竟帮我从屋顶拿下我的刀来双面胶带,并放在我的手中碳纤维。我忽然发现排线,他也变了汽车座垫,他在后悔十年前将所有高手都杀绝珍珠奶茶

  高手的悲哀太阳伞
  我握紧了刀桥架,我看着他的眼tpr,已经不再像十年前那样明亮了钢丝

  他的剑划出柴油发电机组,划出一道美丽的剑光护栏。我想围栏,这十年他大概在不停地使自己的剑光更美围栏

  我的刀也出了隔离网。简单的动作隔离网,一刀刺进了他的胸网片。那道美丽的光忽然停止网片,停在我的衣服上南京货架

  他说北京货架:这也是艺术北京货架,杀人的艺术北京货架,想不到你十年不动刀还懂这个艺术仓储货架

  我说仓储货架:因为我不想再让你痛苦了广州货架

  他说广州货架:谢谢货架厂

  我走了货架公司。我头也不回的走了塑料托盘。没有取回我的刀塑料托盘,因为我觉得它在我身边已经没用塑料托盘,我后悔我十年前为什么不扔了它塑料托盘?我听到了尸体倒下的声音塑料托盘。我流泪了塑料托盘,我真的不想杀他仓储笼,十年前不想仓储笼,十年后也不想仓储笼,因为我下山时答应过师父仓储笼,一切让着他仓储笼

  我叹了一口气仓储笼。远去仓储笼